当前位置: 首页 > 随笔 > 生活随笔 > 梓门桥老街上的乡愁 美文标题

梓门桥老街上的乡愁

时间:2020-06-15 16:12 来源:散文网(poindextercon.com) 作者: 阅读:

梓门桥老街上的乡愁

  乡愁

  文|山鬼

 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

 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

  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

  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

  离别后

  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

  永不老去

  我的乡愁,就是老街。

  十岁之前,住在老街。

  老街是两排房子几百户人家对屋而建,在我很小的时候,还没有水泥路,都是青石板铺成的,被磨得光溜溜的,夏天赤脚踩上去很舒服。那时候没有冰冷的卷闸门,也没有防盗门,就是一块块十公分宽、两米高的木板写上序号拼起来,早上再开门一块块卸下来,很有点凤凰古城的味道。夏天的晚上经常停电,每家搬出一床凉凳出来,拼出长长一条队伍,大人扯淡,小孩坐上去玩影子看星星。那时候,萤火虫满天,随便一坐就有萤火虫落身上。

  小时候和妹妹是天敌,最讨厌跟她呆一块,偏偏她老喜欢屁颠儿出现在有我的场合,于是打架免不了。与其说是打架,不如说是她被挨揍。每次揍完她也不还手(当然打不过),就扯开大嗓门用几百分贝的高音炮嚎,我就会被父母抓住一顿爆炒栗子。后来总结经验,每次捂住她嘴巴再动手,隔音效果果然好很多。无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妹妹在我动手之前,就开始撒腿外跑,边跑边喊,惹得所有的近邻都出来围观,一边给妹妹加油的,一边给我加油的。至于输赢嘛,总是以我被爸爸揍一顿结束。

  妈妈常常让我去街中心买油豆腐(我们家住在街口),那时候没有塑料袋,老奶奶用草绳给我穿好一串,我拎着项链踩着滑溜溜的青石板,脚尖踢着一粒小石子,慢悠悠晃回家。回到家妈妈问:豆腐呢?——只剩一串草绳了,豆腐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被身后的 Www.JvMeng.Com 狗给吃光了!

  老街上的门在白天都是不关的,不管家里有没有人。孩子们从这家猪圈出来,就蹿上另一家坪顶,家家户户相连串通,变成孩子们游戏的天堂。有一次和小伙伴躲猫猫,躲进别人家厕所,听到响动吓一跳,坐进人家马桶里(是真正的桶不是抽水马桶),结果U字型卡进去出不来,被拔出来的时候已经快臭晕了。

  晚上做梦,梦得最多的是老街。一户户串门,都还是老面孔,老娭毑端坐厅堂,一脸祥和。儿伴们追逐嬉戏间,我还是少年模样,风中谁在唱:月光光,电光光,两姊妹,同拜香。。。。。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用自己的方式生活 下一篇:底线
分享到:
最新文章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推荐文章

扫码关注我

微信公众号